首頁 > 寫作輔導 > 詳細內容
作文三書•語文功能
作者:王鼎鈞  


 

  文字還有一種功能:描寫。“描”和“寫”本來指畫畫兒,現在作家用文字作畫,把人、物、情、景寫得“歷歷如繪”。這種功能,“論斷”固然沒有,“記錄”也不成。“論斷”著重“義理”,忽略“形相”,捉到了魚就不要捉魚用的竹簍子。記錄太注重有形的、可以實指的外表,達不到精神韻味,有“畫虎畫皮”的嫌疑。“描寫”所制作的文字畫,是畫虎畫骨,“畫竹未必似竹”,是人、物、情、景先進入作家心中,再由心中流入筆底,融合了作家的感情氣質抱負識見,成為他所創造的人物情景。米芾畫的山水,自成一家,人稱米家云山,在文學界,也有某某人筆下的臺北、某某人筆下的香港,跟別人寫的臺北、香港不同。




 

  “描寫”,大半寫作者的眼睛觀察到的景象,可以叫做視覺描寫。此外,“心理描寫”也很重要,寫出人物的心理活動。文章也描寫聽覺、味覺、嗅覺甚至觸覺。一篇小說寫獵人穿著黑衣服,在黑夜里進入黑森林去打一只黑鳥,我們也走進了那個黑森林,其實我們眼底只有鉛字。一篇散文寫清晨帶露的竹葉有細細的清香,我們也聞見了那香味,雖然我們實際上聞到的只有油墨。讀“客去茶甘留舌本”,我們舌底生津,讀“車走雷聲語未通”,我們耳鼓發脹。一位盲聾作家說,他也到音樂會去過,坐在位子上,扶著把手,音樂響起來,他的手感到那輕微的、有韻律的震顫,——那震顫也傳到了我們的身上。這么說,作家所描寫的,比畫家要廣泛,他不只是在“畫畫兒”,“描寫”一詞的含義引申得更長了。

 

  “描寫”所用的語文,更具體,更精細,張力和密度都超過記錄、論斷,用一位批評家的話來形容,叫做“調門兒拔高”。有一位作家形容香港,她說:“海灣里有這么一個地方,有的是密密層層的人,密密層層的燈,密密層層的耀眼的貨品……然而這燈與人與貨之外,還有那凄清的天與海,——無邊的荒涼,無邊的恐怖。”這可不是記錄,這是描寫。這位女作家形容香港的男孩子:“總是非常合身裁剪的衣服,襯著瘦高的身材,真是令人心疼的削瘦,臉上峻薄的線條,思想極快捷似的……這類時髦漂亮的男孩,不知怎么很有種薄幸的感覺,絕不能天長地久。”這不是議論,這是描寫。這段描寫香港男孩的文章好極,老實說,臺北有很多青年也屬這一型,這是時代的一個特征,很多人沒有看出來,或者看見了沒有寫出來。記錄、議論和描寫的差別,有時不僅是水與酒的差別,有時候是速成上市的水酒與陳年佳釀的差別。發覺水與酒不同,容易,發覺水酒和好酒的差別,難,要想在這里寫個明白,真有不能言詮之苦。不過有志寫作的人多讀多寫,多觀摩多揣摩,終能沖破這一關,也必得沖過去,才做得成作家。




0    869

首頁 | 關于我們 | 新聞公告 | 聯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少年博客
  
cmd体育怎么样
可靠时时彩计划软件 21点游戏下载安卓版 后三组胆是什么玩法 江西时时骗局吗 大赢家90足球即时比分 欢乐生肖论坛 双色球投注图 筒子二八杠技巧口诀 后三组选包胆中奖金额 pt电子游戏放水规律 永汇在线注册 重庆时时现场开直播 pk10看走势图技巧 横财三肖三码 麻将十赌九赢的小秘方 腾讯时时彩官方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