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寫作輔導 > 詳細內容
作文三書•語文功能
作者:王鼎鈞  

   前面所引的描寫香港的那段文字,寫得真像是描畫樣兒一樣,仿佛拿一張透明的紙鋪在香港(自然是作家心中的香港)上面,一筆一筆把線條輪廓描下來,只有最后兩句“無邊的荒涼,無邊的恐怖”有些抽象,不過這兩句話原是描寫香港以外的天與海,天與海是那么大,那么遠,那么空虛,用兩個比較抽象的字眼來形容,倒也恰如其分,而且,后面的兩個比較抽象的字眼,對前面“密密層層”實實在在的東西產生了對比和襯托的作用,使“孤島”的意象凸出,我們的注意力被這個意象吸引,一點也不覺得“荒涼”抽象。前面這種一筆一筆把線條輪廓描下來的寫法,稱為“白描”。白描是描寫的基本手法之一。

 

  還有一種重要的手法是比喻。作者要描寫一種情狀,為了使你知道那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情狀,拿另外一種情狀來比一下。白描是只描寫一件東西,是“單式”的描寫,比喻是同時描寫兩件東西,使它們互相輝映,互相襯托,互相形容,在某一點上合而為一,是“雙料”的描寫,“復式”描寫。說男孩臉上的線條“峻薄”,就有比喻的意思,這是說臉上骨多肉少,像石多土少的高山。這個比喻用得并不明顯。有些例子更清楚:“每朵花都要像出嫁的新娘那樣裝扮得整整齊齊。”“深秋傍晚,風很急勁,弦似的走動在草葉上,發出一片瑟瑟之聲。”“樟木箱又深又沉,像一個渾沌黝黑初生的宇宙。”“我像驢子馱黃金一樣負起我的責任。”“像大江入海,他走了。”這種明顯的比喻就叫“明喻”。

 

  明喻是“甲像乙一樣”,如果不說“甲”——不說“被喻之物”,只把“乙”說出來,那是“暗喻”。暗喻說出一半,藏下一半,但是,由于讀者和作者雙方的默契,那藏起來的部分可以意會。“引狼入室”并不是說狼,“天涯何處無芳草”也不是說草,溫習一下常用的成語,就知暗喻的用處真大;花天酒地的“花”,云游四海的“云”,風行一時的“風”,一線生機的“線”,人欲橫流的“流”,專攻文學的“攻”,醉心音樂的“醉”,滔滔不絕的“滔滔”,心潮洶涌的“洶涌”……這些都是暗喻。用得久了,編字典的人就加寫一條,說“攻”字經過引申,當“研究”用,“醉”字經過引申,當“專注入迷”用。其實它們本來都是比喻啊!


  在作家筆下,記錄、論斷、描寫,并不截然分立。三者經常綜合成一體。除非作家故意實驗,他們也沒有理由限定語文只許發生一種功能。但是,只要作家愿意,只要作家認為必要,他確能分開黃豆黑豆,山羊綿羊,在作家筆下,這三大種功能的綜合,是有意的,是經過設計的,并不是因為失去控制出現了混亂。只有能夠寫純粹的記敘(或純粹的議論,或純粹的描寫),才會把語文的記錄功能(或論斷功能,或描寫功能)認識得清清楚楚,發揮得淋漓盡致;只有真正掌握了這三者,加以綜合,才真正掌握了語文。


0    957

首頁 | 關于我們 | 新聞公告 | 聯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少年博客
  
cmd体育怎么样
黑龙江36选7开奖号码 陕西快乐十分如何下载 新疆时时号码走势图 天津快乐时分走势图一定牛 快乐十分投注计算器 云南时时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 河北昨天十一选五开奖幺告果 香港赛马会49选7走势图 上海快3二同号推荐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四川时时下载手机版式 万人堂心水高手论坛pp 江西时时评测网 体彩七星彩开奖号码 江西时时2000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