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寫作輔導 > 詳細內容
作文三書•意象
作者:王鼎鈞  

  “本能”,這個說法太夸張嗎?也許沒有。作者究竟是先有一個記錄或論斷的語句在心里,然后把它“翻譯”成意象呢,還是本來想的就是意象?在創作經驗中兩者都有,但是論造詣,以本來就用意象思考為高。在學習的過程中這可能是兩個階段,也可能是意象出現的兩個門戶,一個“正門”,一個“側門”,正門不見側門見。有一次我需要一個秋夜寒冷肅殺的意象,想了好久,決定把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”倒置使用,寫下:“打開門,看見滿院月色,一腳踏上去卻不見人影,仰看天色,才知道下了濃霜。”另一次我描寫一片桃花林,中間不經任何轉折,一下子就“看見”西天晚霞流下地平線泛濫到眼前來,自己立刻意亂神迷了。

 

  意象產生,作家的本領只使出一半,還有一半是把它寫下來,使讀者也進入那意象,或者說,使那個“象”進入讀者的“意”中。作家的文字必須“具象”,不能“抽象”,一旦抽去意象(這個解釋只在此處適用),作品就失去感人的力量。為了符合這個要求,“描寫”的功能占第一位。一般討論寫作的書都勸我們“勿以敘述代替描寫”、“勿以議論代替描寫”,因為敘述、議論可能“抽象”。有人諷刺某些作品,說是“文學技巧不夠的地方用口號代替”,因為口號大半是直接喊出來,未曾轉化成象。語文的記錄功能和論斷功能都是使人“知”,描寫則是使人“感”,作者不應該企圖使讀者“知道”有那么一個意象,而是企圖使那意象成為讀者的感覺。因此,作者必須充分發揮語文的描寫功能,長于描寫是作家之所以成為作家的技術條件。


 

  有人說好文章是“好的意見說得好”,我們在這里縮小范圍,強調“好的意象描寫得好”。好意象的條件是:鮮明、生動、新鮮,能見出作家的人格氣質性情,那些人人傳誦引用的名句里面多半有好的意象。好的意象使句子好,好的句子也可能使意象好。“男女之事,就像一大筐黃豆里面碰巧有那么兩顆紅豆,而且,這兩顆紅豆碰巧不前不后、不左不右、肩挨肩、面對面地擠壓在一起。”這是“姻緣”的意象,妙在用豆(像人頭),更妙在用紅豆。“紅”字不但色彩鮮明,紅豆更有其歷史文化色彩,代表相思。意象有時靠句中一兩個字,“春心莫共花爭發,一寸相思一寸灰”,全靠這個“灰”字。文言如此,白話何嘗不然?形容盛開的白菊“抖出一個水晶球來”,“抖”字極好,使人想見菊之肥,生命力之盛,同時也有點危機感,怕菊莖支撐不住。“那用寂寞寂寞加寂寞串成的晝晝夜夜”,意象在“串”字,如果不用這個字,恐怕句子就“抽象”了。

 

  為什么文學這么看重意象呢?因為文學創作以語文為工具,必須把這個工具的特性充分發揮至盡,才可以在文藝的世界里占一個地位。工具的特性包括工具的優點和缺陷。大凡使用一種工具,要知道這工具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,通常,我們一面享有工具帶來的方便,也忍受工具加給我們的限制。但藝術家何等了得,工具的長處他要利用,工具的缺點他也要利用,他能把短處化為長處。水彩畫家的成就,固然離不開水彩顏料、畫筆和畫紙的長處,但是也可以說建筑在那些工具的短處上,化短為長,水彩畫乃成為畫壇上的一個門類。文學家深深了解,語文似乎天生為意象而設,在表現意象時,語文的長處充分顯出來,短處也不再是短處,若非語文有那“短處”,文學作品也許不能列為八大藝術之一。

 

  這話怎么說?原來語文有兩大缺點,第一個缺點是,語文代表事物,但事物永遠在變化、在演進,語文永遠追不上、說不完。有一個小故事可以代表語文的窘境,據說有一群住在米倉里的老鼠搬家,它們想把倉里的米也搬走,搬運的方式是把米銜在嘴里來回奔波,一只只老鼠去了又來,來了又去,說故事的人一直重復下去,非到倉米搬空不能有下文。什么時候才說到老鼠搬完了家?而且老鼠還有動作表情,而且搬家要費那么久的時間,中途有老老鼠死了,小老鼠生下來……怎么得了,永遠沒個完,即使口若懸河、死而后已也說不完一件事。語文怎么這么不中用!文學家說:沒關系,看我的。他用語文表現意象,而意象這玩藝兒恰恰不必把事物說完全,故意只說出一點點兒,沒說出來的比已經說出來的不知要多出多少倍。為了解釋一首詩可以寫一本書,因為那首詩沒有把話說完。一本好小說可以令人一生回味無窮,因為那本小說沒有把話說完。為什么一定要說完?讓天下讀者自己去補充豈不更好?何不把“說不完”當作一項特色?所以他要寫意象。




0    1032

首頁 | 關于我們 | 新聞公告 | 聯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少年博客
  
cmd体育怎么样
博彩娱乐国际网 比分网 北京pk10直播网站 宾利国际ktv正规吗 重庆时时彩综合走势图 竞彩足球专家预测 时时彩官方开奖直播 彩票为什么不能网购 重庆时彩时彩结果 河北时时平台哪个好 澳洲赛车热门彩种 pk10 橄榄球比赛直播网站 百人牛牛手机游戏下载 红牛娱乐下载 一码独胆技巧pk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