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寫作輔導 > 詳細內容
作文三書•意象
作者:王鼎鈞  

  語文的另一個缺點是不準確,我想說的是這個意思,可是他偏偏認為不是這個意思、是那個意思,而她又可能認為是另一個意思。“不可說,不可說”,一說就錯。連“蓬門今始為君開”這樣樸素的句子也可以有個別解。通常人們用語文溝通情意,促進了解,最怕弄擰了意思造成誤會,而大小誤會還是天天發生。使用語文的人天天提高警覺講求準確,往往把語文弄得又單調又呆板。有這么一個故事:某記者寫新聞,常常被采訪主任挑出毛病來,認為不夠準確。有一天,這位記者賭氣寫了一條新聞,報導某人表演魔術,當場有二百四十一只眼睛盯著看。采訪主任問他:眼睛怎么會是單數?他說“這次我算得很準,其中有個人是獨眼龍!”


  文學家知道文字不易準確,也似乎不宜準確,就故意利用它的不準確,以產生文學上的意象。長堤選美,給美女定下標準,計有身高五尺(英尺)四,頸圍十四寸又四分之三,肩斜度二十度,大腿粗二十二寸,小腿粗十二寸,腳踝八寸半,寫得很準確,但是你看不見美女的影子。文學家不這么干,他形容美女“增一分則太長,減一分則太短”,模模糊糊,但是其中有個美人。


    家住臺中市府后街幾號之幾,很準確,沒有意象,不像個家,“我家門前有小河,背后有山坡”,不準確,有意象,反而像個家。“準確”的效果是說一是一,說二是二,這樣固然很好,可是文學家并不滿意。為什么不來點弦外之音、言外之意呢?為什么不讓讀者橫看成嶺、側看成峰呢?在植物學辭典里,一種花只是一種花,絕不與別種花混淆;在詩人筆下,一朵花是一個世界。文學自有千秋,不與植物學爭長短。


  文學作品是字句組成的,也是意象組成的。作家積字成句,因為句子有意象;積句成段,因為段中有意象;聯結各段成篇,一篇作品可能是許多意象的組合。“枯藤”、“老樹”、“昏鴉”合成一個意象,寫出有些生命找到歸宿:“小橋”、“流水”、“人家”合成一個意象,寫出有些生活得到安定:“古道”、“西風”、“瘦馬”合成一個意象,寫出世上仍有荒原:“夕陽西下,斷腸人在天涯”合成意象,寫出安身立命的困難。這些意象又組成一個復雜的意象,表現了“狐貍有洞,天上的飛鳥有窩,唯有人子沒有枕頭的地方。”這個天涯的斷腸人究竟是無法得到小橋流水旁邊的“人家”呢,還是不甘心做老樹上的枯藤、昏鴉?他是“一生飄零”,可憐,還是“四海為家”,悲壯?他生存的價值小于“家”,所以無家,還是生存的意義大于“家”,所以棄家?有一首西部歌曲開頭就問:“林哥林哥不回家,千山萬水找什么?”……人人可以從中產生自己的話題,而且永遠說不完。

 

  意象意象加意象,好的意象寫得好,把最好的意象放在最適當的位置,這就是文學。


1    977

首頁 | 關于我們 | 新聞公告 | 聯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少年博客
  
cmd体育怎么样
威尼斯幸运飞艇 MG线上试玩 流量挂机赚钱软件v6 内蒙古时时开奖号码 比分直播188直 高频彩骗局拉人骗局 北京pk赛车开奖结果 时时走势图龙虎和八方集团 新助赢计划 龙虎相斗惊天地 玩一分快三有什么技巧 网球比分网即时比分90 星际彩票大发快三 时时彩开彩结果 广东时时11选五规则 双色球复式投注及中奖金额计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