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課外閱讀 > 詳細內容
初心
作者:席慕蓉  

      我一直相信,生命的本相,不在表層,而是在極深極深的內里。

      它不常顯露,是很難用語言文字去清楚形容的質素,我們只能偶爾透過直覺去感知它的存在,像是從靈魂深處隱約傳來的呼喚。

      總是在無法預知的時刻——或是從書頁間的一個段落,或是在人生長路上的一處轉折,那感動忽然來臨,我們心中霎時充滿了可能是伴隨著刺痛的狂喜,也可能是一種神圣而又甘美得無法言傳的戰栗。恍如有種悲憫從高處對我們俯視,又恍如重逢那消逝已久的美好世界,那生命最初始的對一切美好事物似曾相識的鄉愁。

      是相對忘言,是很可能一說即錯的邂逅。

      因為,這感知的“直覺”,也是種很難去界定的東西。我們只知道它是與生俱來的本能,只能被激發,卻不能去刻意培養,更不會隨著年齡與知識的累積而增長。

      它是“初心”,是上蒼分配給每一個個體的天賦,是讓我們在恰當的時刻能夠短暫地參透天機的觸角;有人得到的多,有人得到的少,有人參透的范圍很深很廣,有人卻只分得一處小小的角落。

      我想,我是屬于后者。

      然而,即使僅只有一處小小的角落,我也常在那難得的時刻突然來臨時慌亂得不知所措,更不會用言語去清楚形容,非得等到時間慢慢過去,等到自己逐漸安靜下來之后,我才可能在燈下用文字來試著為那些已然消逝了的光影造像。

      我多么希望,在不斷地衡量、判斷與取舍之后,能夠找到一種最精確的方式來表達出這種感動,以及我對于能擁有這種感動的生命的珍惜。

這就是我所有的詩以及散文的創作動機。

      臺灣的詩人向明說:“詩人越天真,寫出來的詩越可貴。”我深以為然。“天真無邪”如夏日初發的芙蓉,可貴的就是那瞬間的飽滿與潔凈,但是,人生能有幾次那樣的幸福?只要是不斷在成長著的人,心中就會不斷地染上塵埃。讀詩、寫詩,其實就是個體在無可奈何的沉淪中對潔凈飽滿的“初心”的渴望。

      我逐漸領悟,這“渴望”本身,也能成為詩質。飽經世故之后的我們,如果能夠在滄桑無奈之中還堅持不肯失去天真,恐怕是更為可貴的罷。正如同向明先生大部分的作品,最令人低回之處,幾乎都是從這樣的基調中出發的。 



0    113

首頁 | 關于我們 | 新聞公告 | 聯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少年博客
  
cmd体育怎么样
河北快三app免费下载 发现了七星彩算法 养老时时计划软件 北京快乐8计划群 大乐透智能选号器下载 山西新十一选五开奖 江西时时中奖不兑现 浙江12选5玩法规则 腾讯时时彩最新开奖 贵州麻将免费下载 辽宁快乐12遗漏号码查询 吉林时时奖号结果 登录北京时时结果 55777开奖结果特马 pk10位置规律走势 六后釆彩今晚开奖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