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課外閱讀 > 詳細內容
小說:為母親洗頭
作者:徐樹建  

      紅燈在外地跟人學會了一手煨老鴨湯的手藝,他自信這手藝在本地小城可以獨占鰲頭,幾番鼓勁之后終于開了間店,本錢基本是七湊八湊借來的。為了節省開支,他還把媽和老婆從農村老家都叫了來,給他打下手。

      誰知人算不如天算,小店的生意從開張那天起就沒紅火過,每天至多十來個客人光臨一下,掙的錢連房租都不夠。紅燈一家給自個兒打氣說:冷水是捂熱的,招牌是熬響的,時間長了生意會慢慢好起來的,堅持,就是勝利。

      一晃幾個月下來了,眼看就要到年底,那生意卻還是半死不活的,一點熱鬧的跡象也沒有。紅燈提心吊膽地一盤點,竟然虧了上萬塊。懊惱之余仔細再一想,終于明白客流量不大的原因了,不是他手藝差,實在是門面不好,太偏僻了,酒好也怕巷子深啊,只怪當初選址時有點急躁,沒考慮成熟。想通了這層,紅燈長嘆一聲,唉,這生意沒法做了,何況陳年底、新開年都是淡季,繼續開下去,窟窿肯定是越來越大,唯有轉讓門面一條路了。

      這天陽光格外的明亮,像三月小陽春一樣。老婆已苦著臉先回鄉下了,媽埋頭收拾著可以帶走的雜物東西。紅燈一個人無精打采地發著愣,一邊盤算著轉讓店面的事宜,內心滿是苦澀,開店發財的夢,終于破了。

      看著媽躬著腰一刻不停地忙里忙外,紅燈心一酸,自個兒無能,連這么大年紀的媽也跟著受累。眼見得媽的頭發亂糟糟的,紅燈說:“媽,你歇下手,把頭洗一下。”

      媽聽了疲憊地搖搖頭,說:“我還要收拾東西哩,不洗了。”

      紅燈堅持說:“還是洗一下吧,馬上就要回老家了,雖說虧了錢,咱也得收拾利索點是不是?鄉親們可看著哩。”

      媽聽了一愣,遲疑著說:“這倒是個理,可是,我穿了這么厚的棉襖,胳膊轉不過彎來,不好洗啊,弄不好還會濕了袖子,算了吧。”

      是的,媽媽穿了老厚的棉襖,確實不方便。紅燈站起身來,不容置疑地說:“媽,我幫你洗。”

      說話間紅燈已手腳麻利地打好一面盆熱水,又加了冷水,伸手試試水溫,然后拿過洗發水來。媽還要推辭,紅燈佯裝生氣地說:“媽,你看你,跟你兒子客氣什么嘛。”

      此時金子般的陽光大把大把地傾瀉在店面門口,一絲冷風也沒有,溫暖從心底深處直泛上來。紅燈仔仔細細地給媽洗著頭,心里想:這可是生平第一次給媽洗頭哩,想想小時候媽媽又為自己洗了多少次頭,還記得有時候犯倔不肯洗。結果媽火了,給自個兒的小屁股結結實實的就是兩巴掌……

      媽的聲音打斷了紅燈的回憶:“紅燈,給媽左邊頭皮使勁撓兩下,對對對,就是這兒,唉喲,右邊又癢了……”

      紅燈忙使勁撓,又說:“媽,你頭上有好多白發了……我沒用啊!”紅燈的心又酸了。

      媽卻無聲一笑,說:“傻兒子,媽多大年紀了,現在不長白頭發,什么時候長?紅燈,媽不在乎你掙多少錢,真的,你不要成天愁眉苦臉的,媽看了心里難過。再說了,人這一輩子哪能沒有磕磕絆絆的啊……”

      紅燈和媽正一邊洗一邊嘮著,身后突然有人開口了:“請問你們是娘兒倆吧?”

      紅燈一邊手上不停,一邊轉過頭說:“那當然了……”

      紅燈停住了,他看到那問話的人手里拿著一只話筒正對著自己,還有一臺攝像機也對著自己,旁邊還有好多人默默地圍觀著,個個眼神怪怪的。紅燈的臉一下子紅了。

      原來要過年了,為了弘揚傳統文化,電視臺精心策劃了一個節目,叫“孝心一瞬”,派記者們大街小巷城里鄉下地捕捉感人肺腑的孝心一幕,要求必須是隨機實拍。

      紅燈的老鴨湯店沒有轉出去,因為那偷拍的節目一經播放后,生意突然紅火了起來,原本苦著臉的老婆也從鄉下老家趕回來了,整天忙得像風車一樣團團轉,那臉上滿是笑。店內還在醒目位置掛上了一幅大照片,是那記者拍的,照片上紅燈正給媽媽洗頭,娘兒倆一臉的笑,一臉的陽光。

      大伙這才發現紅燈熬的老鴨湯真的好喝極了,于是紛紛帶著上了年紀的父母來,父母已不在人世的,就帶了孩子來。人們在品嘗著熱氣騰騰的醇厚濃香的老鴨湯時,更品味著最濃最美的親情。



0    112

首頁 | 關于我們 | 新聞公告 | 聯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少年博客
  
cmd体育怎么样
后三组选包胆怎么玩 11选5任5全天计划 宝乐彩票网app 仲彩娱乐网 psv上古卷轴携带版 psv必玩神作 时时彩代理会被通缉吗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提取软件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江西时时彩 谁有极速赛车稳定计划软件 快速时时计划网 欢乐三公手机游戏下载 时时彩怎么拉大客户 体彩篮球算不算加时 伊涅斯塔